<menuitem id="1zhbz"></menuitem>
<menuitem id="1zhbz"></menuitem><var id="1zhbz"></var>
<var id="1zhbz"></var>
<var id="1zhbz"><dl id="1zhbz"><progress id="1zhbz"></progress></dl></var>
<var id="1zhbz"><dl id="1zhbz"><progress id="1zhbz"></progress></dl></var><var id="1zhbz"><strike id="1zhbz"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1zhbz"></cite>
<cite id="1zhbz"><strike id="1zhbz"><listing id="1zhbz"></listing></strike></cite>
<var id="1zhbz"><strike id="1zhbz"><listing id="1zhbz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
一代評劇名伶范金亭仙逝

2010-08-11 14:34:26  編輯:東風  來源:  [打印]  瀏覽次數:0   我要評論(0)

環渤海新聞網專稿 (趙雅靜) 她從事評劇表演藝術70年,五六十年代唱遍冀東、東北以及山東等地,是家喻戶曉的評劇名伶。她與洪影合作百余出戲,是戲迷們心目中拆不散的“舞臺夫妻”。她是中國共產黨黨員,曾多次被推選為唐山市人大代表、政協委員,擔任過中國戲劇家協會會員、河北省戲劇家協會理事、唐山地區評劇團副團長等職。在全國文藝座談會上,她還受到周恩來總理的接見和宴請。八十年代末,她因身體不適漸漸淡出戲曲舞臺,轉而把精力投入到評劇的教學工作中,用心培養、指導評劇接班人,她教過的學生如今已有一些在評劇界中嶄露頭角。她為中國評劇的發展和振興起到了不可磨滅的作用,她的名字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文化部編入《中國評劇志》。今年7月,她因病辭世,享年83歲。她,就是我市玉田籍評劇表演藝術家范金亭。

日前,著名評劇表演藝術家、洪派創始人洪影向記者深情講述了自己和60年舞臺搭檔范金亭的一些難忘往事。

“金亭姐常說,我倆是‘一個藤上的瓜’”

范金亭生于1928年,比洪影大兩歲。兩人相識時,洪影21歲,范金亭23歲。洪影說,早年,金亭姐常對她講,她倆“是一個藤上的瓜”,遭遇相似,脾氣秉性也投緣。她們都是8歲開始學戲,12歲登臺表演,舊社會時都曾飽受剝削和壓迫。新中國成立后,二人因加入昌黎“勝利劇社”(后該劇社改名為唐山專區實驗評劇團)而相識,洪影唱“生”,范金亭唱“旦”,在團里的安排下,她們開始合作演出。共同經歷了臺上臺下60余年的風風雨雨,感情之深厚,比親姐妹還要親。

洪影說,那時候她們倆就像兩個大孩子,平日里愛打打鬧鬧,“沒出息的事多了”。在臺上,兩人都特別要強,互相憋著勁要把戲唱好,你讓觀眾叫了一聲“好”,我就要讓觀眾叫兩聲三聲“好”。兩個人就這樣暗中較勁、互相激勵,但從沒因此爭吵或分裂,臺上配合越來越默契,表演越來越精湛,洪影主演的《劉伶醉酒》《張羽煮海》《御河橋》等家喻戶曉的經典劇目都離不開范金亭的配合。戲迷們喜歡她們姐妹的合作,稱她倆為“舞臺夫妻”,民間那時便流傳了“寧可賣了大撣瓶,也要去看洪影范金亭”的說法。

生活里,兩個人可以說是形影不離。范金亭對洪影就像親姐姐一樣地關心和照顧。洪影年輕時落下了風濕的毛病,尤其是雙腳,一著涼就抽筋。在外地演出時,范金亭和洪影睡在一個炕上,每當洪影因腳涼抽筋睡不著覺時,范金亭就把洪影拉到自己的被窩里,用大腿夾著洪影的雙腳幫她取暖。回想起那些夜晚,洪影聲音哽咽地說:“我到現在也忘不了!”

登臺表演穿倒過靴子,團長送外號“鍋臺貓”

洪影說,年輕時她和金亭姐幾乎成天就生活在戲臺上。每天清早起來就上臺練功,白天排戲,晚上演出,生活有苦也有樂。苦的時候,四處奔波演出,冬天最冷的時候下鄉一塊兒坐馬車;掙不到錢,用長蟲的小米代替報酬。當年的艱苦不堪回首,但也有一些金亭姐的趣事令洪影至今忍俊不禁。

范金亭長了一雙小腳,用現在的鞋號說大約也就33號。有場戲中她扮演一位劫富濟貧的女匪,上臺時腳蹬高靴,身披斗篷,手持馬鞭表演騎馬殺敵的劇情。有一次上臺,范金亭一著急把左右腳的靴子穿倒了,由于腳小,靴子里又墊著棉花,因此竟未發覺。待到她上臺一亮相,躲在幕后的洪影和其他演員以及樂隊人員都發現她穿倒了靴子,忍不住笑了出來。范金亭看見大家笑她既感納悶又很不高興,再低頭一看,自己也忍不住笑場了。

當年演出任務多時,大家經常休息不好,睡得很少,但是范金亭就有一個本事,下到后臺五分鐘就能睡一覺,再上臺時又是精神抖擻了。洪影笑著說,當年團長給范金亭取了一個外號,叫做“鍋臺貓”,大意就是鍋臺上又暖和又有飯香,范金亭就像貓一樣,隨時跳上鍋臺就能睡個好覺。

身體不好淡出舞臺,晚年生活簡樸平淡

由于氣管不好,時常有哮喘,80年代后期范金亭漸漸淡出戲曲舞臺,到90年代后,已不再登臺表演,轉而投入到評劇的教學工作中。她和洪影一起在唐山藝校、廊坊大廠等地指導后輩們學習評劇,對每一名學生都是手把手地教,非常負責。洪影說,自己從24歲就開始收徒,但是范金亭在這方面和她不一樣,雖然曾培養指導過百余名學生,但從沒正式以傳統拜師禮儀收過徒弟。范金亭快70歲時,新鳳霞曾邀請她去北京教課,但終因身體原因未能成行。

此后,因為身體狀況越來越差,范金亭停止教學,也不再參加戲劇界的各類活動。晚年,她一直生活在唐山,居住在市內一處老式住宅小區中,生活平淡而簡樸,業余最大的愛好就是打麻將。

今年7月初,洪影81歲壽誕前夕,邀請范金亭參加壽宴,當時她雖抱病在床,仍然高興地答應了,但是終因病情加重而未能出席,不久,便離開了人世。

得悉范金亭故去的消息,洪影悲痛得數度落淚,幾天沒有睡好覺。她動情地說:“我和金亭姐是60年的‘舞臺夫妻’,到哪兒演出都大受歡迎。她的唱腔樸實,委婉柔美,鄉土氣息濃厚,只可惜至今沒有留下什么影像資料,僅保存了與我合作的《楊乃武與小白菜》選場錄音。她這輩子最大的心愿就是:振興評劇事業,讓評劇后繼有人。”

評論加載中。。。
  • 驗證碼:
澳门威尼斯平台_手机版下载